玖菜

长弧了
偶尔发些小句子。不会放弃花乔的!

白嫖型选手。
是陌玖√
背景朋友帮忙约的√
头像来自自己√


农药/凹凸/浪漫传说
花乔/卡艾比/all金/all爱all
过激莱吹√
目前花乔only




感谢fo我的你♡
写得东西很垃圾,感谢阅读

【花乔】天空囚笼中的巫女

>概念花乔
>我很混账💦💦中间两人的交流并没有写清楚
>有bug,纸电话。有ooc。
能接受的话,请往下拉|・ω・`)



    这里有一个巨大的囚笼悬在空中,以宝贵的黄金制成,上面甚至镶了耀眼的钻石,无比的华贵。一个扎着长长发辫的女孩,身穿华服,手中捧着一个水晶般澄澈的海螺,以高贵让人不敢直视的姿态坐在笼中。她是这里的巫女,江东魔道世家的长女,大乔。所有人都敬重的沧海之曜。
      巫女坐在囚笼之中日复一日地听着海螺里传达的大海的声音,即使那声音里满是恨意与恶毒的诅咒,她也要从中提取对在此的居民有用的声音。但巫女不是只会传达大海的意志,她也会吐露属于心灵的声音,虽只有三四个字,一两个句子。可是有谁会在意巫女吐露的无用的话语呢?连她也不会在意,不,应该说连她也不能奢求这些真正属于自己的话语能在他人心中泛起什么波澜。连她也不知道,自己曾吐露的句子有实体一般累积在了地上。事实上没有人发现这一现象,除了花木兰。





     花木兰是一个士兵,女扮男装的战士。她爱自己的国家,爱自己的父母,为了报答他们牺牲了自己,她守望着长城,流下了鲜血,自己的身体上被留下一道道疤痕。她成了将军,带领大家守卫长城的将军。但有时候,她也会对自己与时代女性不符的特性而恐惧,有时她也想柔情蜜意,似水绵长。她曾不止一次地看着天空囚笼中的巫女,强大且雍容华贵,优雅万分。她会感慨,这就是希望的模样,接着转身提剑与魔种抗争。  
      那个悬挂在空中的巫女在不自觉间成了她弥补自身无法再有的淑女的想象,也可以说大乔就是她精神的寄托。既是寄托,花木兰自然会将精力放在其上,她会借这各种理由往城里转悠再看大乔几眼,接着偷摸着遛开。





      花木兰又一次来到天空囚笼之下,她从下往上看,总觉着有什么地方在改变,她将记忆的碎片从岁月里捞了出来,将它们一次一次的连接在一起,她发现地上堆积起了一些零碎的椭圆体,近乎透明很难让人察觉。她仔细看着这些椭圆体——上面还有字。她细细读着,越读越觉得和自己有诸多相似之处,越发感兴趣,心里却不自觉将这些与囚笼中的巫女联系起来。椭圆体堆的地方很高,随着越来越多的阅读,她不得不一步步爬上去才看得到上面的东西。
      她终于读完了所有的椭圆体,准备向下爬,一抬头却发现眼前出现了一个女子。皮肤白白嫩嫩和自己完全不同,后方垂着棕发编成的辫子,着装华丽再加上她手中的水晶海螺花木兰才认出她来——沧海之曜,大乔。“她原来是这个模样吗……”花木兰被她深深地吸引住了,不禁在心中这样想。不能怪她,即使这个女子是她的寄托但她所处的地方实在太高了,所有人只能勉强看出她的特征却从没有人能近距离接触她。
     女子似乎有些迟钝,纵使花木兰在她眼前站了好久,也没察觉似的没有一点反应。花木兰就这么站了好久,突然她想起了什么似的从怀里掏出一个纸电话,皱皱巴巴的,是她闲下来的时候做的。她已收握着纸电话的一端,理开了中间的线条就这么将另一端向大乔送了过去。大乔犹豫着将一只捧海螺的手伸了出来接住花木兰送来的那段,另一只手依旧捧着水晶海螺。
     “喂喂!”花木兰对着自己持着的纸电话喊着,吓了大乔一跳,然后她也不甘示弱地吼回去。





      两人通过纸电话说了很多。之后花木兰因为时间关系忙不迭爬了下去,却将给大乔的那端纸电话留了下来。纸电话之间的线条很长,花木兰一点也不担心不够。她们就依着纸电话聊天,大乔似乎终于找到了情绪的宣泄口,从早到晚说个不停。花木兰在这端因为大乔的这番举动笑了,而那端大乔也笑了,这是她唯一一次表现出属于自己的情绪。








     “逃出去吧!”大乔从纸电话中听到花木兰这么和自己说,“我知道你想要的不是天空囚笼。逃离它吧!我就在下面,跳下来,我带你逃出去。”
     大乔听着从那端传来的声音,她握着纸电话,丢弃了水晶海螺,看着它因与凡物接触后一点点破碎,她又因念及旧情捡了几块,接着没有一点犹豫的从自己栖息许久的囚笼中跳了下来。她下坠时风似刀子一般锋利,割烂了华丽的衣裙,背后的囚笼开始崩塌,化成碎片。看着越来越近的花木兰,她开心的张开双臂,接着撞进她的怀抱。她感受到自己手里握着的水晶海螺的碎片也开始消散,但同时也听到对方的心跳,她想她已经不再在意。

     她现在很开心,这就够了。

    

评论(4)

热度(26)